Categories

夏至未至,四月未央

这么绵绵的雨,透出一种细腻的南国情调。果然是谷雨呀,不得不佩服24节气真是一项伟大的创造。

前天找回了丢失的餐卡,结束了一周无依无靠的漂泊日子。然后去学苑二楼吃到了久违的腊肉荷叶饭,想起了很多曾经和过往。

Robin打了场球,表现果然神勇。半决赛也许我班会和他班遇上,期待着他更加神勇的发挥。

最近有部电视剧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,好像大家都愿意将“青春”写进名字里头。去年寒假买了若干张劣质的DVD,看完了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和《奋斗》。前阵子看了一部小说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,看别人的故事,落自己的泪。记得之前还有部电视剧叫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来着,这么多青春,不知道谁的青春更好看。

有消息说墨脱要建公路了,将使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成为历史。最早了解墨脱是通过安妮宝贝的《莲花》,那里面写到了去往墨脱的曲折的道路。记起了和蚊子一起去墨脱探险的约定,已经两年不见了,不知道你在西藏会否想起冰城的兄弟。

夏至未至,四月未央。

5 comments to 夏至未至,四月未央

Leave a Reply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 

  

  

*